笑容灿烂一尘不染
来源: m.find3.top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8-09 06:49   229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笑容灿烂一尘不染我握着他的手慢慢沉入梦境,梦里有好多年前的我们我分明的听见她压抑的抽泣。

想象中美好的半天就此破灭,谈话不欢而散,我被扫地出门。


回到学校时正好上第三节课,我推开班门就看见头发油亮的政治老师颤巍巍的转过身来,我心里暗叫不妙。


果然没等我解释的话说出口,便已被数落了一番且发落到最后一排罚站。前任同桌李珉睡眼惺忪的幸灾乐祸,“澈哥也有被罚站的一天。”


我瞪了他一眼就别开脸,站了不多时姜辰又转过身投来一道复杂目光。我颇为无奈,就挪了挪视线,盯着阿杜的浅粉书包认真走神。


如此熬到下课铃响,班里嘈杂开来我却忽然懒得动弹,就连不过几米的座位都不想走回去,简直恨不能时间从此静止。


姜辰拿出水杯来喝了几口,见我没什么回去的打算,就走到后头来,“怎么了又?”


我苦笑着答道,“好好学习被发现了呗。”


他皱了皱眉佯装沉思,手却不怀好意的猛的掐了我的腰。我惊叫了一声连忙低头,却听见这厮低低的笑声。m.find3.top


“姜辰你个大傻叉!”


作恶这人丝毫不觉愧疚,一本正经道,“发现就发现了,反正也没人困的住你。”


放学之后姜辰接了个电话说有点急事,要我帮他值日。我认命的擦了黑板扫了地,出班门时却被门口的人吓了一跳。


“阿杜?”


她看见我出来了有些无措,支吾了许久才憋出一句话,“今天对不起啊。”


我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红墨水那件事,颇有些好笑,“你道什么歉,这件事跟你也没什么关系。倒是你站了这么久,就为了跟我说这个?”


她的脸慢慢涨红,“还有…那天开学我是认出你了,但是不知道该说什么…就没理你。”


夕阳渐渐坠下去,光影挽着跳舞的尘埃飘浮在安静的空气里,一点一点爬上她柔软的发丝。


“总之就是对不起啊,还有你那件衣服没事吧,洗不掉的话我…我可以赔给你。你的前桌要不是我的话,也不会这么麻烦…”


阿杜的相貌其实不像刘澄澄那样偏明丽,而是如同乡间的溪流般纯粹、温和。也许是有些口音的缘故,阿杜除了回答问题就好像很少说话,懵懵懂懂的样子更像误入凡尘的精灵。


有那么一瞬间,我好像听见花开的声音。



m.find3.top



04.

之后我和阿杜的关系便近了许多,那年冬天下了三场大雪,我们踩着雪慢慢的聊起过去,聊起她的祖母和祖父,那时我才知道她是个孤儿,无父无母,无依无靠,便只好拼尽所有的努力,只求谋一个好未来。


兵荒马乱的一年后,我和阿杜考进了同一所大学,姜辰也在同一个城市。我们都以为生活终于按照我们的意愿发展,直到她在大一的下半学期退学我才知道这一切有多可笑。


我去找她时,她正在邻市和城郊交界的某家小餐馆打工。大概是我诘问的语气终于刺伤了她,阿杜偏过头讽刺,“我的祖父因车祸去世,祖母瘫痪在床,他们一生只收养了我一个,我不辍学去打工谁来养活我们?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生来高人一等吗!”


那是我第一次见她锋利的模样,也是最后一次。那年深秋我的父亲因受贿而锒铛入狱,那之前的几个星期他和我的母亲离了婚。


我赶回家时一切已成定局,林妈看着我只是叹气,那些我曾厌恶的冰冷家具都被白布笼罩。那个顽固的女人甚至没有精力去掩饰自己憔悴不堪的容颜。


她匆匆瞥了我一眼就转过身去看窗外一大片荒凉的空地。“走吧,离开这座囚牢,就像你想的那样,再也别回来了。”


我曾想去揽住她瘦弱的肩,却最终愈行愈远,走到门口时,我分明的听见她压抑的抽泣。



m.find3.top

八年后我同姜辰再回到这片土地,是因为母亲与世长辞。公墓里庄重而寂静,冰冷的石碑上寥寥几笔就算是描述完了她的一生。


我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。


离开的时候我兜兜转转思索良久,决定还是回二中看看。


八年多过去,二中还是曾经的二中,但我们却都已经回不去了。


回程的飞机上姜辰闭着眼小憩,我蹭了蹭挪过去,小声和他念叨起故人过往,他半睁了眼捏了捏我的腰,“睡一会儿吧。”


我握着他的手慢慢沉入梦境,梦里有好多年前的我们,笑容灿烂,一尘不染。



上一篇她的整个青春
下一篇其实内藏乾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