雕镂精绝
来源: www.find3.top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8-02 07:40   78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雕镂精绝,即巧工也莫能及据说他曾造过一座四尺高的迷你宫殿模型,玲珑精妙,简直巧夺天工。

故事讲完了,我们觉得不好笑。眼镜木匠点上一根官厅烟,慢悠悠地抽起来。


多年以后,听婶子说,眼镜木匠回去后当了几年民办教师,经常写写划划,转正后回教育局写材料,后来还当了小学校长。于是村里的人们又说眼镜木匠,当初就看见那后生不一般,文文气气的就爱看书,志向根本不在当木匠上。


不管人们的舌头如何没脊梁如何软和,可以肯定的是眼镜木匠学手艺不用心,不是个好木匠。


www.find3.top


再来说我们本村的木匠。我们村当年有三个木匠,一个师傅两徒弟。师傅人们叫老木匠,两徒弟按年龄,一个叫大木匠一个叫小木匠。老木匠只重复做样式老旧笨重的门窗箱柜桌子板凳一类的活儿,精细的时新的东西一概不会做,连我们村所有男孩子都央求了好多年的木手枪也没做过一把。老木匠只在本村做活,从不外出揽活(估计出去也没人用)。师傅如此这般,徒弟自然也这般如此,成了我们村木匠的一种传统,用现在的话说叫特色。www.find3.top


不论师傅还是徒弟,都很用心很勤快,也能吃苦能耐劳。木匠行当里有句话,千日斧子百日锛,大锯只用一早晨。然而老木匠师傅教徒弟很有耐性,两徒儿都是光拉大锯就要练三天,勤学苦练五年才能出徒,据说师傅早年也是这样学本事的。


有一年,我的母亲请老木匠给割一对扣盖箱,参照物就是本村二大娘的儿子从县城拉回的那一对。师徒三人仔细看了参照物,经过半个月象模象样的劈、锯、画、刨、推、钻、粘、打、钉等动作,几乎费了一颗大榆树的榆木板,喝完父亲三瓶雁门白酒,抽了八盒恒大烟,终于做成了。凭心而论,三个木匠实实在在,绝不偷工减料,只有点损料。箱子割好了,然而问题也来了,首先是不会做底座,只割好长方形的箱体就完工了。其次是两个箱子大小高低不太一致,尤其是两个箱盖尺寸差别更大。三是两箱子摆到一起,中间的缝子太宽,对不齐整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割制的扣盖箱,只能一个靠东墙一个靠西墙,垫着砖头分开摆放了。难能可贵的是从始至终,父母即使在背后都没有说过一句怨怪木匠的话,但是也没有再请他们三人做过家具。这对箱子因木材好,到现在还在我的地下室放着,我舍不得丢弃那些榆木板,毕竟老榆木越来越难弄了。实物为证,仅此一例即可说明,我们村的三个木匠,虽然用心学手艺,但没一个是好木匠。




扯到这儿,顺便再说说刘麻子木匠。在北大国发研究院2017届毕业典礼上,著名作家刘震云在演讲中说到:


我有个舅舅,是一个木匠,他小时候种过天花,脸上有一些麻子,所以大家都叫他刘麻子。刘麻子做的箱子在周围40里卖得最好,所以渐渐我们周边就没有木匠了,就剩刘麻子一个人了。所有的木匠说刘麻子这个人毒,所有的顾客都说他做的箱子柜子特别好。www.find3.top


他晚年的时候我跟他有一个炉边谈话。我说:你的同行说你毒,你的顾客说你好,你到底是什么人?他说别人说你毒、说你好,并不能使你成为一个好木匠,唯一使我能成为好木匠的是:别人打一个箱子花三天时间,我花六天时间,我比他做得更好;接着他又说,你只花六天时间还不是一个好的木匠,他说我是打心眼里喜欢做木匠,我特别喜欢闻做木匠活刨出来的刨子花的味道;他又说只是喜欢做木匠活,也当不好木匠,有时候我当木匠的时候会有恍惚的时候,就是当我看到一棵树,我看到如果它是一个松木,是一个柏木,是楠木,这要是给哪家姑娘出嫁的时候打个箱子该多好;如果它是一棵杨树,杨树是最不成材的,只能打个小板凳。我觉得他已经到达了“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”的境界,他虽然不是北大哲学系的,但是他到达了哲学系毕业的水平。


看完视频,我想起了念书时学过的《庖丁解牛》。无疑,刘麻子是个好木匠。也许,刘麻子不仅仅是个好木匠。


返回头再说皇帝木匠。明熹宗朱由校是个很有特色的皇帝,更是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皇帝,与历代的许多帝王都不同,明熹宗并不醉心权力,也不荒淫无道迷恋女色,更不修道炼丹,而是喜欢木工制作。


他心灵手巧,对木器制作有非常浓厚的兴趣,经常沉迷于锯劈斧凿之中,乐在其中,不知疲倦,常常忘了吃饭。好多家具用品、亭台楼阁,只要他看一看就能够做出来。熹宗最擅长的是雕刻和木工构造。他一手打造的漆器、床、梳匣等用具,全部装饰五彩颜色,精致巧妙,结实耐用,无与伦比,非一般木匠能比得上。他制作的小楼阁,“雕镂精绝,即巧工也莫能及”。据说他曾造过一座四尺高的迷你宫殿模型,玲珑精妙,简直巧夺天工。www.find3.top



上一篇甜滋滋的冰棍
下一篇仅仅是轻轻的